首页 »

向国会提交4.4万亿美元预算案,特朗普的“加减法”背后有啥逻辑

2019/9/11 18:47:32

向国会提交4.4万亿美元预算案,特朗普的“加减法”背后有啥逻辑

美国总统特朗普于当地时间周一向国会提交了总额为4.4万亿美元的2019财年预算案,内容包括削减国内项目、大幅增加军费开支、拨款支持基建等。该计划将增加9840亿美元联邦赤字,并在未来10年将赤字规模推高至逾7万亿美元。从目前迹象来看,该预算案在国会将遇到重重阻力。

 

重军事轻外交

 

在预算案中,特朗普再次要求议员们大幅削减长期以来被他视为“浪费”的环境、研究和外交等项目支出:国务院削减支出27%,环保局削减34%,联邦医疗保险等社会保障项目削减1.7万亿美元等等。省下的资金将部分用于在墨西哥边界修建隔离墙和增加国防开支。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用一句话概括特朗普预算案的特征:重军事轻外交。文章写道,五角大楼要求国会批准6860亿美元的预算案——这是国防部历史上规模最大的预算之一。军方官员说,从2017年开始预算增加800亿美元,主要为遏制来自俄罗斯和中国的威胁。预算案中还提到增加武器系统,以应对朝鲜威胁,其中包括增加阿利·伯克级驱逐舰。该驱逐舰配备导弹防御雷达,有助加强美军核防御能力。同时,预算要求新增20个陆基中段导弹防御系统,以拦截来自太空的弹头。根据国防部负责审计的副部长大卫·诺奎斯特的说法,预算案还提议增加25900名军人,到2023年增加56600人,帮助国防部扩充飞行员、维修师和网络安全专家等人才储备。此外,军队将于新财年获得2.6%的加薪,并将成为2010年以来的最大涨幅。上述预算案的部分内容可能在特朗普的预算案中有所体现。

 

与军费“做加法”相反,特朗普在外交上“做减法”,大幅削减国务院支出。这一做法遭到议员、军方领导人和发展倡导者的强烈抗议,他们认为这将削弱美国的安全和领导力。上周五,151名退休的三、四星级上将致信国会两党领袖,敦促他们重视援助和外交对避免危机的作用:“如今,危机并没有单独的军事解决方案,然而美国重要的国家安全文职机构(国务院、美国国际开发署等机构)在去年遭到重大削减。”

 

预算大幅削减之际,美国国务院的士气严重受损,许多人认为政府不尊重外交和国务卿蒂勒森的“国务院重组”计划。他们指出,蒂勒森似乎还没来得及采取改革措施,“钱袋子”就已大幅缩水。《大西洋月刊》最近一份报告显示,在特朗普政府执政的头8个月,外交专业人员数量下降12%,文职人员人数减少6%。

 

CNN分析指出,预算案砍掉外交支出并不意外,因为它出自一个公开嘲笑外交理念、把蒂勒森试图以外交手段迫使朝鲜重返谈判桌视作“浪费时间”的总统之手。此外,尽管将军们强调了援助对于美国国家安全目标或利益的长远价值,但政府官员一再公开将援助与短期政治目标挂钩。

 

“省”联邦“吃”地方

 

《纽约时报》指出,特朗普预算中的一项核心内容是,计划在未来10年由联邦拿出2000亿美元用以改善国家破败的基础设施。2019财年联邦政府将首次投入446亿美元。特朗普的设想是,总额高达1.5—1.7万亿美元的基建计划中的其余部分,将主要依赖地方政府和私人企业投资。

 

多名政府官员告诉美联社记者,这项计划主要包括两方面:一是为新基建项目注入资金,加速现有基础设施的修缮速度;二是简化工程审批流程,缩短等待时间。联邦政府2000亿美元出资中,1000亿美元将划拨至各州、地方政府,用于支持交通、抗洪防涝、污染治理等项目。不过,在每个基建项目中,联邦出资在总费用中占比不超过20%。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现阶段一些主要交通项目的工程款中一半资金来自政府;在一些高速公路建设项目中,联邦资金在总费用中占比高达80%。由此看来,特朗普确实为政府省了不少钱,但却把负担转移到城市和各州头上。

 

另外1000亿美元中,大约500亿美元将用于交通、宽带网络、水利、垃圾处理、发电站等乡村工程建设;200亿美元用于“革新工程”,即不是单纯修缮现有设施,比如建造高速铁路隧道;其余300亿美元用于支持私营领域的基建项目获得更多贷款。

 

《纽约时报》指出,该提案在国会面临严峻挑战,许多议员认为,区区2000亿美元远不足以为未来创造可持续的联邦基础设施资金,这笔开销起码得增加4倍。更何况一部分联邦资金来源有“拆东墙补西墙”之嫌——它是通过削减现有的部分交通项目得来的。例如,对美国国铁的赞助将减少,从1.2万亿美元减少到5380亿美元,而管理大量公共基础设施项目的陆军工程兵团将被削减20%以上的资金……

 

英国广播公司(BBC)指出,批评者们认为特朗普的基建蓝图是一个“骗局”,是对国家基础设施进行私有化,并将成本负担转嫁给各州和普通老百姓。例如,该蓝图允许各州在州际高速公路上增收或提高通行费,并向高速公路休息区收费,这势必引起民众反感。特朗普政府还计划向地方一级或私人实体出售华盛顿的里根国家机场和杜勒斯国际机场。此外,环保人士控诉特朗普的基建计划是“灾难”,它缩减了基建项目的环保审核环节。

 

BBC称,特朗普已在周一会见了州和地方官员,周三,他将向国会领导人“抛售”他的预算案,并将其视作谈判的起点。随着11月中期选举临近,特朗普将把基建项目视为立法重点,但在国会势必面临重重阻碍。民主党人坚持认为,如此庞大的基建计划必然需要新的财政收入支撑,而这意味着联邦政府需要提高汽油税。而历来强调财政预算平衡的共和党传统“财政鹰派”可能对这项计划提出质疑,比如,面临着赤字窘境的美国该从哪里“割肉”,进而为基建项目拨款。

 

增赤字引党争

 

预算案所引起的巨大赤字也让特朗普坐实了“债务之王”的称号。就连特朗普的预算顾问米克·穆勒万尼也发警告称,2018年内美国社会将会出现更大规模的预算赤字,由此或引发利率水平大幅上涨。穆勒万尼表示,如果自己还在之前的岗位上(他曾是南卡罗来纳州的财政保守派国会议员),那么很可能对这份预算案投下反对票。

 

瑞信经济学家杰姆斯·斯维内牵头撰写的报告称,美国政府大规模直接支出可能导致更高的短期经济增长率,从而促使美联储今年加息四次,而不是原先预期的三次。奥巴马政府首席经济顾问弗尔曼则认为,在一个实现充分就业的经济环境下,制造出高额财政赤字“极其愚蠢”。经济学家普遍担心,这种做法将弱化美国政府在面对下一场经济危机时的应对能力。

 

除了引发赤字,预算案中的一些削减项目难以让民主党人接受。例如,预算案呼吁议员们“尽快”采取行动,重新考虑一个与共和党参议员格雷厄姆和海勒联合起草的提案类似的提案,以废除奥巴马医改;预算案提议削减“补充营养援助计划”,并对领取食品券的人施加新的要求;预算案还提出一项180亿美元的要求,为修建边境墙提供资金,其中16亿美元将用于“得克萨斯州南部大约65英里的边境墙”。

 

眼下,两党议员均明确表示,他们无意接受特朗普的预算案。“虽然总统生活在预算的虚幻世界里,但我们将会在现实世界中,谈判一个负责的、两党合作的拨款方案,投资于美国家庭和社区,”纽约民主党众议员、拨款委员会高级成员尼塔·洛伊说。
    
    (栏目主编:杨立群;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