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鹰飞走了”续篇有视频 l 当年他救他,今天他为他送行

2019/10/22 2:15:35

“海鹰飞走了”续篇有视频 l 当年他救他,今天他为他送行

3月18日,海军老战士华克毅从上海浦东世纪公园附近的家,来到南浦大桥下的交通枢纽站,这位八旬老人单独乘上开往舟山群岛的长途客车。原来,华克毅看到了3月17日《上海观察》“朝花时文”独家刊发的《海鹰飞走了——故事片<海鹰>主角原型张逸民今天魂归大海》,感动与难过得整夜难眠。天一亮,他不顾年迈,出远门,一定要为“海鹰”张逸民送上最后一程。

 

长途奔波之后,华克毅到了定海的一座青山上,与张逸民做最后的告别。华克毅说:“海军中,我崇敬的真正英雄就是张逸民。我与张逸民面对面的接触,包括这次来舟山送别,仅仅只有三次。”

 

老战友相聚舟山群岛,从左至右顾汉昌,张逸民,陆其明,舒积成,华克毅。

 

这时,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突然跪倒在华克毅脚前,行叩首大礼:“华爷爷,您是我爷爷的救命恩人。”行礼之人是张逸民长孙张征敏,也当过海军。

 

这一叩首,让我们获知了一个发生在58年前的传奇故事。原来,华克毅是“海上猛虎艇”前身566号护卫艇的副艇长,在1958年金门海战中,他在茫茫大海上,救出了鱼雷快艇艇长张逸民。

 

据华克毅回忆:1958年9月2日凌晨激战中,566艇在猛打敌舰“沱江号”时,连续接到指挥部十来份急电,命令停止攻击,转为搜救鱼雷快艇失事落水人员。原来,张逸民的鱼雷快艇被撞沉了。我方护卫艇和鱼雷快艇战友都是在海上出生入死的人,心心相连,息息相通。但海上搜救十分艰难,若错失时机,成功率几乎是零。之前的8月24、25两日,在金门以南海面,我们夜以继日犁耕式来回搜救鱼雷快艇战斗落水人员无获,落水人员们有的殉职葬身大海,有的巧遇渔船获救,有的成为国民党军队的俘虏。这个暗黑之夜,他们落水已有一段时间,没有确切的定位点,风吹浪打,潮起潮落,海流涌动会把他们卷滚到哪里?大海捞针,希望渺茫。

 

鱼雷快艇英姿

 

华克毅把操艇工作交给了宫艇长,马上下指挥台迅速组织人员实施搜索救助。艇减速慢行,望眼欲穿。这时,明月从乌云堆钻出,皎洁的月光倾泻海面。甲板上、炮位上、指挥台上,二十来双眼睛前后左右360度扫视漆黑海面。约15分钟后,突然发现左舷不远处有微弱的灯光在波浪中时现时隐,小心翼翼慢慢靠近过去,喊话沟通,果然是快艇落水人员。

 

558艇负责海面警戒,556艇和557指挥艇马上放下救生杆、救生绳。鱼雷艇大队参谋长张逸民和他的战友被护卫艇一个个施救接上甲板。556艇接上了6人,张逸民是好样的,他领导下的兵也是好样的,上艇后他们依然斗志高昂,还想在护卫艇上继续参加战斗。华克毅忙让艇员给他们披上毛毯,安置到艇长室、水兵舱,换衣服、喝姜汤。当他们漂浮在海里发现护卫艇时,曾打枪鸣号想引起注意,其实无济于事。枪声被风呼浪啸和轰隆的马达声淹没了,尤其是护卫艇指战员的耳膜,被一个多小时的巨响炮声震麻木了,根本听不到。真悬啊!若是护卫艇擦肩而过,后果不堪设想。

 

张逸民(后排中)与儿女在一起

 

2014年,张逸民邀请战友舒积成、陆其明、华克毅、顾汉昌相聚定海,张逸民对华克毅说:“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一生感谢护卫艇的兄弟们。”华克毅忙说:“不能这样说,我承受不起。你才是我心目中智勇双全的英雄。我们在金门海面向敌混合编队冲去,我当时在指挥台上操纵,看见到左后方出现一道道泛着银光的白浪,白浪迅速在左侧超越我们向前飞滚,漆黑夜海中虽然只见浪花不见艇影,但我知道这是你率领的鱼雷快艇冲锋在前了。与你协同战斗增强了我们胜利信心,我当即高兴地讲:鱼雷快艇出动了!”

 

军旅作家崔京生是张逸民的忘年交,他们年龄虽然相差近三十岁,但都是3月23日同一天生日。本来,崔京生已订好生日大蛋糕,准备到时赶往舟山共同庆生。却看到了这条令他悲痛万分的新闻。他说:“这几天网络上流传着一句饱含泪水的话,‘海鹰’飞走了……听了好叫人心痛!‘海鹰’飞走了,我们怎么办?”

 

送别“海鹰”的有将军,有战士,有渔民。儿子张玉林在整理父亲遗容的时候,发现张逸民身上有四块伤疤,其中一块伤疤下面还有一直没有取出来的弹片。

 

张逸民生前的手机,3月23日一天还有一百多个未接电话,人们试图与老英雄对话。“海鹰、海鹰,我是泰山,我是泰山,你听到了吗,你听到了吗?”也许人间不接,张逸民在另一片海域或能听到:“听到了,听到了,我正在返航,我正在返航。”

4月3日20点,上海广播电视台纪实频道将播出《我是海鹰》三部曲之三《舟山基地政委磨难记》,讲述故事片《海鹰》主角原型张逸民搏击大海的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