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体育记者:在娜姐面前,我认怂

2019/10/21 19:22:58

体育记者:在娜姐面前,我认怂

 

又一位传奇离开了

 

李娜,继姚明、刘翔之后,中国体坛又一位掌旗者。

 

她赢得了两座大满贯的巅峰荣誉——2011年法网和2014年澳网。她也是亚洲第一位打进网球大满贯决赛、唯一拿过冠军的人。2008年北京奥运会,李娜位列第四,创造了中国金花在奥运会网球项目女单的最好成绩;2011年她成为中国第一位跻身WTA年终总决赛单打比赛的人,并在2013年获得亚军;她还拥有两项WTA纪录:公开赛年代第一位在罗杰斯杯和辛辛那提背靠背挺进决赛的选手(2012年);公开赛年代最年长的澳网女单冠军(31岁334天)。

 

跟随着李娜的脚步,中国网球第一次有人进入世界排名前20、前10、前5,她最终止步在NO.2,与另一位华人网球的骄傲张德培一样。也和张德培一样,李娜率先捧起的是法网奖杯,但不同的是,张德培17岁就站在了职业生涯的最高点,李娜一直等到了29岁。“三十而立”之后的李娜又两次打进澳网决赛。

 

9个单打冠军,总战绩503胜188负……李娜的告别战在上一个季节——今年温网第三轮李娜输给排名在30位左右的捷克人斯特里科娃。不是莎娃、不是小威,并不是一位值得纪念的人物。

   

笔者很想从那场的比赛照片中,找到一张李娜挥手离场的,但没有。只有斯特里科娃意外得胜满面笑颜朝观众挥手致谢的,她应该也想不到,能作为“李娜终结者”被录进中国网球历史。

   

争议一直存在

   

现在想来,连个背影都不留的离开,又很符合李娜的风格。武汉的姐,干脆爽快,火辣辣。

   

退役消息传出后,昨天有网站推出调查“李娜职业生涯给你印象最深的”,选项有:A辉煌成就、B争议话题、C呛声媒体、D个性幽默。虽然多半的人都选了A,但性格问题占了三个选项,恰恰说明“个性”在李娜身上是个多么著名的标签。

 

西方人喜欢李娜的幽默,那些她在澳网赛场对丈夫姜山的调侃,对自己婚姻的吐槽,从她身上见识到了改革开放后出生的中国新一代运动员的风尚。因此,2013年4月、2014年5月,《时代》杂志两次把李娜请上封面,将其列入“2013年度全世界最有影响力的100人名单”,称赞她“是全球体育的标志性人物,代表着独立、自由,激励着中国人民”。

 

但在国内,李娜的被认可一直与争议并存。当年说“为自己打球”曾被批过“不爱国”,奥运女单半决赛吼观众“Shut up”也指过傲慢无礼,纹身被认为品位不高,今年澳网后回国拒绝球迷献花、参加庆功会全程黑脸,更被指责缺乏教养、对人没有基本的尊重。这些年,李娜在政府场合、面对官员时,总会给人“不礼貌”的印象,包括昨天这一场退赛——

 

武汉出了李娜是有多骄傲,辟出一块地造了光谷网球场,斥巨资成功申办了级别仅次于四大满贯和WTA皇冠赛(全球4站)的超五赛事,请来了20多位TOP30的选手,今年四大满贯冠军悉数到阵……这比赛就是以李娜的名义办的,但李娜偏偏选在当天——武网赛事元年的开赛日,来宣布退役。甚至早早预报,会在北京开退役发布会,连最后一点人气都不为家乡留着。

   

鉴于历来各种与官方不合作,李娜是“精英”眼中打破旧思想、反抗旧体制的标杆。但平心而论,若没有当初举国体制的扶植,李娜就得像海峡那边的谢淑薇一样蹭旅馆地板、蹭免费点心才能出国打比赛;若不想受省队教练的气,那就得自费请教练,负担商务舱;单飞后李娜也依然享受着事业编制和待遇,武汉以她的名办赛事可以看作“面子工程”,但对中国网球发展也是有力的支持。

   

发布会雷区多

 

李娜真实、直白,也有偏执的一面。这偏执,我理解为自小成长环境的影响,很早失去了父爱,怕受欺负特别要强,而体工队又是那样一个功利又势力的地方。就像李娜说的,她“从小受的教育就是不相信自己”,不自信导致她成年后面对公众、面对媒体也不信任。

   

今年1月,在卡洛斯的心理指导下渐渐放下、敞开的李娜,对媒体说:“有媒体连着‘黑’我,我不能装看不见。要是一次两次,可能是偶然。但不是,我留心过,是连着一年两年。这就不是偶然了,有一定的因素在里面。”黑李娜的媒体不能说没有,但大多数记者的感受是:李娜的发布会,要小心踩到雷。

   

2010年以前,李娜的雷区是“心态”。李娜的比赛时不时会“抽风”,但记者只要敢提“心态”,她就敢当场甩脸顶回来。那以后,不是李娜“心态”好了,是记者们熟悉她的反应,不想再惹她。2011年美网李娜第一轮就输了,法拉盛主新闻发布厅涌进200多人。我和另一位媒体同行调侃,“要不你问问她是不是拿大满贯之后心态一直没调整过来?”“算了吧,输球已经是新闻了,不用了。”

   

2013年法网,新华社驻伦敦多年的记者一个不小心踩了雷。看中文提问部分没人举手,他随后一说:“请问你想对看直播的中国球迷说点什么?”这一下引爆李娜:“我需要对他们说什么吗?我觉得很奇怪,只是输了一场比赛而已。难道要三叩九拜吗?”

 

“三叩九拜”成了热词,一直热到两周后的温网。第一轮赛前,我跟另一位同行商量,发布会怎么能智慧地问问“三叩九拜”后续,商量好我准备问“卡洛斯(李娜恩师)说你对媒体不够open mind,他跟你有沟通吗?”,但李娜一落座,连着两句:“我只回答跟网球有关的问题。”“我怎么看取决于你们怎么写。”我立刻怂了,憋到发布会结束都没敢提,被同行耻笑至今。

   

最逗的是温网第三轮发布会,不知道哪国的记者忽然提问:“对着电视机前坚守的球迷,你想说些什么?”李娜瞪着依然坐在媒体区中间的“某人”,憋了大概有半分钟,挤出一句:“感谢球迷。”没有丝毫预兆地,气氛骤降至冰点,外国记者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中国记者个个憋到内伤。

   

话说娜姐对国内媒体确实历来都不算友好,头两年打澳网,华人街中餐馆,她进门看见中国记者拉着姜山扭头就走;法网夺冠后心血来潮微博关注了两个中国记者,没多久一个不高兴全取消了。她在新闻发布会上的各种不高兴,郑洁解释是“比赛完很难一下子从情绪中走出来,输球后我们都不敢跟她说话”。至于内外有别,据记者观察,主要因为一、外国记者打交道少、写什么也很难在国内产生影响,懒得计较;二、英语不够好。

   

今年澳网,英语越来越溜的李娜让现场主持人和新闻发布会上的老外记者们都尝到了她的伶牙俐齿。谁让他们都提到了年龄,李娜说“我比你年轻”,“比你,你,你都年轻。”

 

在李娜面前,WTA为TOP50专设的媒体课程完全失败了。她做不到像费德勒那样圆融,洋洋自得地保持着尖锐的个性。恩师卡洛斯可不欣赏这样的外形,“球员的成功不能离开球迷的支持,要有球迷就得靠媒体宣传。这些事,不会影响你场上的比分,但是会影响到你退役后的生活。”

   

退役后的生活,李娜曾设想过要当家庭主妇,但一定没想到这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