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 | 芭芭拉·布什:一位总统的妻子和另一位总统的母亲,是第一夫人也是贤内助

2019/10/21 16:13:22

人物 | 芭芭拉·布什:一位总统的妻子和另一位总统的母亲,是第一夫人也是贤内助

据外媒报道,当地时间4月17日,美国前总统老布什办公室发布声明,称前第一夫人芭芭拉·布什(Barbara Bush)去世,享年92岁。
  
  

该声明称,“美国前第一夫人、家庭扫盲的不懈支持者芭芭拉·皮尔斯·布什,于2018年4月17日星期二去世,享年92岁。” 其儿子、美国前总统小布什也发表了一份声明,以饱含深情的笔触怀念自己的母亲:“我亲爱的母亲于92岁去世,劳拉、芭芭拉、詹娜和我都很伤心,但我们的灵魂已得到慰藉,因为我们知道她亦是如此。芭芭拉·布什是一位了不起的、独一无二的‘第一夫人’,她给数百万人带来欢乐、爱和文化。” 小布什还提到,芭芭拉“挂念全家人,直到生命最后一刻都希望大家保持微笑”,更称有芭芭拉这样的母亲,自己感到“万分幸运”,“我们将永远怀念她,也感谢所有人的祈祷和祝福”。
  
  

与战斗英雄邂逅
  
  

1925年6月8日,芭芭拉出生在纽约市,是一位杂志出版社主管的女儿。她在富裕的纽约州拉伊郊区长大,喜爱运动,擅长游泳和打网球。少年时期,芭芭拉就读于南卡罗来纳州一所有名的寄宿学校。1941年,时年16岁的芭芭拉在一次节日舞会上遇到了大她一岁的老布什,两人一见钟情,并于1943年订婚。不久后,老布什前往美国海军服役,成为了一名飞行员。
  
  

作为当时美国海军中年轻的战斗机飞行员,在被日本人击落后,老布什回到了国内。执行过58次作战任务、获得杰出飞行十字勋章的他,成为了一名战斗英雄。而芭芭拉则从史密斯学院退学,两人于1945年结婚。此后,妙语连珠的芭芭拉经常打趣,“我嫁给了吻过的第一个男人,当我告诉我的孩子时,孩子们只是觉得腻歪。”
  
  

在芭芭拉去世后,据前总统办公室主任让·贝克(Jean Becker)称,与妻子风雨同舟73年、痛失挚爱的老布什“十分心碎”,“老布什一整天都握着她的手,她去世时,他一直陪伴在身边”。
  
  

尽职尽责的“贤内助”
  
  

老布什回到国内、被耶鲁大学录取后,这对新婚夫妇搬到了康涅狄格州,在那里他们的爱情结晶、大儿子小布什于1946年7月出生。之后,老布什一位朋友的父亲为他提供了一个在石油公司工作的机会,他们又举家搬到得克萨斯州。1950年老布什最终创立了自己的石油发展公司,芭芭拉则一直尽职尽责地扮演妻子和母亲的角色。
  
  

芭芭拉持家井井有条,甚至让她获得了“执法者”的绰号。2016年小布什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采访时,称“我们这些孩子们吵闹不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但妈妈却有办法。爸爸当然也有空但却是大忙人,做生意时常常出差,竞选时更是如此,所以妈妈成为持家的人,她简直是个战士”。
  
  

在老布什近三十年的政治生涯中,芭芭拉一直陪伴左右。1964年老布什参与角逐得克萨斯州参议员,芭芭拉“政治妻子”的时光也从此起步。两年后,老布什进入国会,芭芭拉则开始为各种共和党妇女组织工作。1970年,老布什第二次竞选美国参议员失败后,出任美国驻联合国大使,芭芭拉意识到这是一个在国际社会上广泛结交新朋友的机会。在老布什被前总统福特任命为美国驻北京联络处主任后,芭芭拉同样认为这能够进一步扩大朋友圈。
  
  

有媒体评论道,芭芭拉机智灵活,是其丈夫的坚定捍卫者和精明的顾问。老布什的每一步,芭芭拉都是他不可或缺的伙伴——组织性、自律性、专注且灵活,“她建立了庞大的朋友网络,发送了数以千计的圣诞贺卡,从外国大使到工厂工作人员,她都能轻松地与陌生人交流,并没有因情况和地区的突然变化而受挫。”
  
  

20世纪70年代,老布什被任命为中情局局长,这也是芭芭拉一生中深陷困境的一段艰难时期。在她的自传中,她回忆起不得不在高速公路的一侧停车,以免她故意撞上一棵树或一辆即将开来的车子。“每天夜里,我都在乔治的怀里哭泣,而我试图解释我的感受,”她写道,“我真的想知道他为什么不离开我。我知道这是错误的,但似乎无法摆脱它。”她将此种感觉归结于更年期和丈夫工作的压力,从来没有为此寻求过医疗帮助。大约六个月后,“这种绝望的感觉消失了。”
  
  

有评论认为,芭芭拉体现了许多人所谓的传统上尽职尽责的“政治妻子”:在大多数问题上保持沉默,但热心地支持丈夫和家人。在白宫发表的一份声明中,特朗普表示,芭芭拉对国家和家庭的奉献将长久地被铭记在心,“这两件事她都做得相当出色”。奥巴马夫妇则以“致力于公共服务的家庭基石”来描绘她,并称她是“体现美国精神之谦逊和正派的典范”。另一位前总统比尔·克林顿说,她“全力以赴,支持家人、朋友、国家和事业”,他和希拉里永远不会忘记老布什夫妇言行举止的亲切和蔼。   
  
  

敏锐的直言不讳者
  
  

芭芭拉被认为是一位直言不讳的公众人物。她反对种族偏见,提倡妇女权利,其强烈的个人观点有时会引起人们的哗然——尤其是与其丈夫所在的共和党发生冲突时。
  
  

她不羞于直言看到一位女总统的可能性。在1990年的一场校园集会上,她化解了韦尔斯利学院的听众们对她学历的质疑,并强调解决女性毕业生就业问题,“在这儿的听众们有一天甚至会追随我的脚步,支持总统的妻子来主持白宫。”
  
  

她还毫不掩饰对特朗普的批评。2016年初,这位前第一夫人在一次访谈中表示,她对特朗普“感到恶心”,后者则在竞选活动中反复贬低了杰布·布什,芭芭拉称,特朗普不尊重女性,并补充说她不明白为什么人们会为他服务。
  
  

虽然坚定不移地忠于家庭成员,芭芭拉并没有自动将这种支持延伸到共和党的每一位成员。2010年,当被问及前阿拉斯加州州长、副总统候选人萨拉·佩林时,芭芭拉说道,“我曾坐在她旁边,觉得她长得很漂亮,我认为她应该在阿拉斯加过得很快乐,因此,我希望她能继续留在那里”,言下之意就是不认可佩林能当选副总统进入白宫。
  
  

1953年,其三岁的女儿罗宾因白血病去世,这激励了芭芭拉为癌症慈善事业而奔走,此后不久,芭芭拉发色开始趋向白色,这渐渐成为她的标志形象,她笑称这让她看起来像“每个人的祖母”,小布什则称,老布什为芭芭拉取绰号“银狐”。当其子尼尔被诊断出读写困难症后,芭芭拉萌发了对提高识字率的兴趣。
 
  

芭芭拉是“家庭读写能力教育的坚定支持者”,致力于提高识字率。成为第一夫人后,她成立了芭芭拉布什家庭扫盲基金会,旨在为扫盲计划筹集资金。在老布什离任后,夫妇二人为扫盲和癌症慈善事业筹集了超过10亿美元。她说:“我之所以选择识字,是因为我相信,如果有更多的人能读、写、理解,我们就能更进一步解决困扰我们国家和社会的许多问题。”
  
  

她还定期出现在一个名为《布什夫人的故事时间》的广播节目上,该节目宣传父母大声给孩子朗读的好处。她持续努力改善美国的公民权利,并被认为在老布什任命第一位非洲裔美国人进入其内阁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受欢迎的第一夫人
  
  

在1989年老布什的就职典礼上,芭芭拉佩戴了一条珍珠项链,引领了当时全美时尚潮流。她称此举是为了掩饰脖子上的皱纹。但媒体却认为,这一“坦率的承认”再度增强了她朴实的形象。由于这位“第一夫人”大方可亲,平易近人,因而十分受美国民众欢迎。
  
  

随着老布什没能顺利连任,芭芭拉发现自己在竞选活动上花了太多时间。白宫外的生活让这位前第一夫人感到震惊,她意识到自己已经12年没有做饭,开车技术也变得一塌糊涂。老布什甚至警告说,如果看到她的车子驶来,千万不要靠近。
  
  

她很快又有了新的候选人来支持——她的大儿子小布什,在2000年和2004年成为美国总统。芭芭拉和他一起出现在公众面前,以宣传其社会保障改革。在整个竞选过程中,她对能否获胜抱有严重怀疑。而在小布什的就职典礼上,她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见证丈夫和儿子宣誓成为总统的女性。
  
  

在公共生活的漫长生涯中,芭芭拉是一座“机智而独立的堡垒”,睿智而分寸地支持着总统丈夫和总统儿子。作为第一夫人,英国广播公司(BBC)如此评论道,她在美国民众颇为尊重的前第一夫人南希·里根和高调的希拉里·克林顿之间,走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鲜明道路,而这给予了她更多的空间来默默推动自己的事业。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