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营改增后金融业面临的“变数”,这里讲清楚了

2019/10/10 0:04:45

营改增后金融业面临的“变数”,这里讲清楚了

自从李克强总理“一锤定音”按动发令枪,政策拟定部门——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就开始进入“百米冲刺”的政策制定和发布状态,截至今年5月,专门针对最后一轮营改增扩围而出台的财税政策性文件已达7万余字。

 

金融业作为最后四个尚未纳入营改增范畴的行业,已于2016年5月1日正式完成增值税切换。在最后一批纳入营改增的四大行业中,相较房地产业、建筑业和生活性服务业来说,金融业是我国经济发展的源头行业,特点突出、业态复杂,而从世界范围内的增值税管理经验上观察,对金融业征收增值税是一个国际性难题。

 

面对复杂的金融业态,以及高频发布的配套政策性文件,如何针对具体文件的规定对金融业企业的实际税务关键点对号入座,如何正确理解文件的发文意图并进行企业的税务调整,如何准确把握税务征管环节的监管手段和原则,将是金融业企业在应对营改增过渡期面临的核心问题。

 

正因为此,安永大中华区间接税主管合伙人梁因乐表示,金融企业既需要扎进文件内部,深入研习具体文件中的条款规定,也需要金融企业跳出文件,站在税制改革的大背景下准确观察在国家战略层面,特别是宏观经济调控等顶层设计方面对最后一轮营改增的定位和期许。大处着眼,细节入手,才能确保金融企业不输在营改增应对的起跑线上。

 

金融业营改增到底面临哪些“变数”?

 

从世界主要经济体的经验上看,对于金融业的增值税管理方面,一般采取免税或少数产品征税原则。我国对于金融业全面实施营改增试点,具有一定的开创性。梁因乐谈到,与绝大部分增值税征税服务存在服务对价可作为课税原则相比,金融业的交易对象常常包含交易对象的时间价值等因素,与传统劳务和服务的性质不尽相同。在此背景下,我国将金融业全面纳入营改增范围,既有较高的开创性,也存在一定的经验困境。

 

营改增最突出的一个特点就是对金融企业的进项管理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在营改增前,金融企业的支出仅需考虑可在企业所得税前列支即可,并无间接税方面的考量要素。但营改增后,由于增值税“抵扣制”计算的方法,而允许抵扣进项税额的有效凭据仅有包括增值税专用发票、海关进口增值税专用缴款书等少数凭据,因此要求金融业在进项管理方面调整现有的采购策略,重视供应商选择与采购环节的有效票据取得。

 

梁因乐指出,特别需要注意,增值税专用发票有180天认证时限,超期将面临无法抵扣进项税额的困境,由此引发的未能及时认证抵扣的增值税进项税凭证将造成企业增值税额的现金流失,从而造成成本增加,利润相应降低。此外,如果抵扣了不得抵扣的进项税额或者应作进项转出而未转出,可能会因合规性问题而遭到行政处罚,并可能会对公司声誉产生损害。

 

事实上,这些调整意味着金融业企业运营细节的相应调整。梁因乐举了两个例子:由于增值税现金流的管理需要进行进销项匹配,因此需要金融业企业在合同签署、收付款、发票开具或取得等环节充分领会增值税的税制原理,确保实现金融企业的进销项匹配,避免因跨期抵扣而造成金融业企业的现金流损失;金融业企业的财务报表中收入、成本部分的金额将因营改增降低,因此金融企业的内部业绩考核指标需要相应调整与应对,也需要在产品设计和销售环节需要充分考虑增值税因素,确保金融企业的销售端不因增值税而影响正常的经营和盈利。

 

在专业机构看来,应对营改增,金融业的管理成本面临大幅提升的风险。梁因乐谈到,财务核算与税务合规(包括发票处理和申报)成本无疑会加大。与营业税的会计核算和申报管理相对简单相比,增值税在这两个环节都非常复杂。单从申报管理角度来看,营业税制下,一张申报表列示收入与税率,简单计算填报即可完成纳税申报,而刚刚改版的增值税纳税申报基础表格为一张主表,八张附表,其中的表间逻辑关系也是比较复杂的,而且很多项目无法直接从科目余额表或总账余额得出,需要进行计算。“对于金融业来说,精确的增值税管理需要每笔业务的合同、收入核算、增值税申报、发票能尽量一一对应是当务之急,须要逐笔建立对应和追踪关系。这些都将造成企业财务核算和税务申报工作量较大幅度的上升。”

 

总体来看,金融业税负管理困难的事实已经摆在面前。虽然金融业间接税税率变动较小,但金融业面临的同业范围准确定义和免税条款明晰而带来的应税范围的扩大,给本来进项来源较窄的金融企业的增值税税负管理任务变得更加困难。而且,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营改增这一改革,不仅影响金融企业当前的财税策略,更将给金融企业后续的经营理念和模式带来深远影响。

 

因此,应对营改增,梁因乐建议金融企业从方方面面充分做好工作,其中,进项税应抵尽抵将成为增值税管理的重中之重。营改增后,对于可抵扣的采购支出应尽可能获取增值税专用发票以抵扣进项税。另外,对于存在大量跨期采购的金融业企业,建议在营改增正式实施前组织集中采购部门对大额支出计划进行梳理,以识别应抵尽抵机会。而针对金融业网点众多层级分布广等特点,需要强化进项税额管理的精确程度。

 

(编辑邮箱:yangqunjf@163.com)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周寅杰